紫金矿业:谁的佳肴谁的毒药?

更新日期:2022年09月04日

       在紫金矿业集团所在的福建上杭, 有一种说法是, 紫金矿业集团的部分员工以公司原有股份的一股为一元, 卖水的老人卖水收股。到2007年初, 紫金矿业的原始股价已经涨到了300元/股, 卖水的大叔早就不卖水了, 而是住着房子开着车。
       在福建龙岩, 这样致富的人还是很多的。紫金矿业食堂的包工头,

杂货店的老板, 都成了暴发户的版本。地方政府:最大的受益者 从1990年代的全国贫困县到紧邻龙岩市的经济最发达地区, 地方政府依靠紫金矿业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实现了多层次的跨越。紫金矿业为福建上杭财政贡献了近70%的税收, 加上红利, 如今紫金矿业已成为当地政府乃至龙岩市的支柱企业。与此相伴, 上杭及周边城市房价暴涨。上杭县政府陈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以前我们都是求大家买股票, 然后大家都在争抢股票, 现在大家看股票都是理性的。这样一来, 我们的政府也采取了尽力而为!”如今, 上杭县政府建立了整个胶阳工业区, 附属于紫金矿业, 当地工资比其他同级城市高出200-300元左右。试图摆脱紫金财富的阴影。紫金员工:都是富豪。
       成立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制改造——上市。
       这就是著名的“三步骤”。黄诚是上杭县职业中学99级毕业生。“当时, 大家没地方读书, 就去了紫金办的职业高中。没想到以后的命运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黄诚记得很清楚, “改成股份制后, 这群人有好几个月不发工资, 或者只有少量工资。相反, 它分配库存, 在自助餐厅用餐, 购买蔬菜和香烟, 并尽可能多地使用它们。用一美元面值的紫金股票买东西, 成了当时的“紫金现象”!后来股价暴涨, 现在紫金员工还有原股没有卖出去。用黄诚的话来说:“难怪你不是富豪。”公务员:有人高兴有人担心。早知道不会卖掉原来的股份。“多年后, 何琦提起这件事, 他还是心痛不已。何琦是上杭税务局的公务员。
        2000年底, 按照计划, 为整合更多资金, 紫金开始向社会公开发行股份, 其中1000股10000股分配给地方政府公务员。但大家对紫金并没有太大的信心。最终, 政府只好强制每名公务员从工资中扣除一部分, 购买紫金矿业的股份。何奇不情愿地告诉记者:“后来, 我把原来的股份以每股1.5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我的朋友们。”何奇的朋友叫王磊。他拿出所有的积蓄, 开始购买别人不想要的紫金原股。从原股1元/股, 到A股/股0.1元/股, 再经过几次交割, 如今, 王磊已经赚了很多钱, 转投房地产投资。.追风者:郁闷随着紫金矿业股价在股市的旋风,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股。王士南是龙岩铁山煤矿的少数股东。 2008年5月, 他在收到煤炭采矿权转让款400万元后, 立即以每股11.04元的价格收购紫金矿业A股。从那天起, 股价暴跌。截至10月底, 紫金股价已跌破3元/股。即便王士南补上几个中路位置,

也无法弥补追击紫金矿业造成的损失。 2009年初, 王士南实在没有资金可以补充, 只好将股票套现。此时, 他的账户只有103万。王士南告诉记者:“我们圈子里还有很多人前期赚了点钱, 然后全部投入, 想趁机获利, 最后都亏了几百万。”就像我。”普通人:只是神话 当华夏时报记者问紫金是否继续致富时,

上杭县土桥村村民张大林告诉记者:“富人也是当地政府和村子, “紫金附近的镇子, 很多人都发了财。但像我们这种没有单位, 离紫金不近的人, 还能像往常一样生活, 顶多去县城的路比较好。”当记者提到紫金矿业的前景时, 张大林神色平静:“致富只是一个神话, 一个离我们很近但不靠谱的神话。
       如果你想等到矿井开完的那一天买不到, 这个神话就没有了。不信, 就等着瞧吧!”

Copyright © 2009-2014 新亚电子有限公司 xinyadianziyouxiangongsi (hearheard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