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需破除预算软约束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6日

       近日, 《意见》全面提出了新时期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国有企业为什么要改革?无非就是在现行机制下, 国有企业存在很多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 许多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国企, 在反腐倡廉的深化中, 出现了诸多问题;而一些国企内部对目前的一些措施也有批评, 认为限薪等措施拖累了企业的业绩。活力;公众认为, 国有企业成本过高, 国家给予了大量资金和财政补贴,

但业绩不尽如人意, 等等。而这些问题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才能解决。国有企业该如何改革?我们先来看看国企改革的历史。 1992年的党的十四大可以作为梳理国有企业改革的分界线。 1979年7月, 以“放管服”为重点的企业改革在全国正式启动。国有企业(当时也称国有企业)通过改革初期实行企业利润留成制和产业经济责任制, 打破了原有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 调动了生产积极性在某种程度上。 1983年初, 实施“以税代赈”政策, 将国有企业财政缴款上缴的利润改为缴纳所得税。 1986年,

国家在试点的基础上全面实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和厂长负责制。
       按照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原则, 企业与国家签订合同, 企业保证完成合同规定的税收和利润指标。确保完成国家规定的技术改造任务, 总工资与已实现的利润和税收挂钩。厂长作为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和法定代表人, 是企业领导, 全面负责企业的一切经济活动。 1986年,

在国有中小企业中进行股份制试点。试图通过股份制改造, 完善包盈不亏的承包责任制, 企业过度追求短期利益的现象。可以看出, 80年代国企改革之初, 基本的改革思路是通过“放权让利”。承认企业和职工个人利益的存在, 是对传统计划经济只注重整体利益的根本否定, 为国有企业的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需要指出的是, 单纯的放权让利, 并不能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然而, 正如多位学者所指出的和随后的一系列事实所证明的那样, 这些改革措施不仅没有解决国企活力不足、经营业绩低下的问题, 反而带来了“打人”等问题。快牛”、“”国企的经营业绩一直难以提升。随着国内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政府财政压力的加大以及民营经济的发展, 政府不得不调整国有企业的产权安排。 1992年10月, 十四大明确提出, 我国经济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企业是市场的基本经济单位,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主要前提是确立竞争主体, 确立企业市场主体地位, 国有企业改革再次提上日程。 1993年11月, 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明确指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是建立“产权清晰, 权责明确, 政策符合市场经济要求。”企业分立、科学管理的现代企业制度”。党的十五大提出“抓大放小”实施国有企业战略性重组。十六大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发生重大变化 党的十七大提出深化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
       国企改革从1992年开始就立足于产权改革, 如果只看国企的经济表现, 近年来国企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据统计同花顺数据显示, 中国A股上市公司2712家, 同比数据显示, 2014年归属于同花顺股东的净利润母公司合计2.43万亿元。据财政部统计, 同期国有企业实现利润总额24765.4亿元, 其中中央企业17280.2亿元, 地方国有企业7485.2亿元。但仔细分析的话, 这个成就的成就还是有“水”的, 因为是占了太多便宜钱的结果。据统计, 2010年至2013年, 国有工业企业工业利润总额占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比重低于国有企业贷款占企业贷款总额的比重, 两者差距从5.7个百分点扩大到8.2个百分点。 2013年, 国有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占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比重为38.3%, 而国有企业贷款占全部企业贷款的比重为46.5%。情况也是如此。早在2011年, 就有机构研究认为, 如果考虑到国有企业的财政补贴优惠、融资成本、土地资源租金等,

其实际利润可能为负数。例如, 根据机构测算, 2001年至2009年, 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平均实际利率为1.6%, 其他企业加权平均实际利率(考虑市场利率)约为 4.68%。更重要的是, 国有企业获得的廉价资本产生了挤出效应, 推高了市场的资本成本。央行在分析当前我国资金成本高企时指出, 由于对利率不敏感行业的投资需求高, 占用较多金融资源, 资金成本普遍上升。毫无疑问, 国有企业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笔者看来, 国有企业改革, 最重要的是要把企业变成正常企业, 而不是特殊企业, 正常企业是硬预算约束。对于每个普通居民来说, 预算约束意味着决策者的总收入限制了他们的支出选择, 因此他们不能做任何超出预算收入的事情。
       然而, 许多国有企业也将会有各种各样的外界帮助。最后, 当国有企业出现经营问题时, 政府可以帮助它们避免破产。有人认为, 国有企业总是比民营企业呼吸更多, 这就是软预算约束。必须指出, 这种预算软约束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国有企业的困境。相反, 它使国有企业的竞争力越来越低——债务不断增加。同时, 也恶化了市场竞争环境, 扭曲了国有企业的竞争力。行为模式, 因为赔钱就可以得到补贴, 自然不用费劲去获得市场的认可。从历史上看, 1980年代的权力下放和利润转移, 以及1990年代以来的产权改革, 都没有触及预算软约束的核心。我们也应该对当前的改革保持谨慎乐观。

Copyright © 2009-2014 新亚电子有限公司 xinyadianziyouxiangongsi (hearheard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